美🐰。傻 🐰。宠爱兔兔,人人有责。

流年( all等ABO,校园风)第一章

披个小马甲:

吴亦凡到现在还记得遇到陈伟霆那天的场景。



那时候他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转学过来,因着长相出色又玩得开,很快就成了新学校的风云Alpha。



Alpha天生就是征服者和领导者,吴亦凡更是其中的佼佼者,从觉醒后就不缺过追随他的人,现下到了新环境也一样,他混的如鱼得水。



和陈伟霆相识于一场篮球赛,当时他根本没注意到这个人并不是Alpha,毕竟像这种运动量大的活动,通常来说beta天生的力量就比不过alpha,因此也很少人自讨苦吃跑来参加这种只有大部分alpha参加的运动。...


【镇霆】生生

(;´༎ຶД༎ຶ`)

橙尾蝶:

BGM:生生


cp:【朴海镇&陈伟霆】正文CP


《奶酪陷阱》刘正&《因为爱情有幸福》苏凯文 



【一】


一堂建筑课结束,苏子涵被自己的学生们围在走廊问东问西,自然女学生居多。向来好性子的苏子涵嘴角保持终日不变的笑容,露出脸颊浅浅的酒窝,耐心的回答着女孩子们不着边际的问题。在一群女生中间,本就个子高的刘正尤为突兀。学生档案上标注着,是个服过兵役之后恢复学业的韩国留学生,所以年纪稍长。苏子涵见他抱着翻开的课本,站在一群女生身后看着自己,便对他笑了笑,示意他拿...

终于收到了(。・ω・。)

可以放在手里虎摸辣

厚厚滴三本儿。

  @池中鲤鱼 木啊!啾咪!啵啵!

鲤鱼赛高!设计师赛高!快递小哥辛苦啦!

VeiedSwan(结)

这种明明相爱却不复相见只等黄泉的刀子上一次是Vicky捅的。这次是时樾。我的两个永远的意难平。好难过好痛。

不cute:



谢谢为我发声的你和你们,对于写文,我总是热爱背()德设定,这是我的嗜好。写下来,全然是为满足一己私欲。


能被你看见真的是太好啦。❤

兔兔汤圆我哭辽!

↑←:

大家节日快乐○ლ(´ڡ`ლ)元宵

薄幸

呜呼。我也说不出话来。😭

幽灵虫:

章六

薄幸

我凌丸子明明是乖宝来的😭😭😭

幽灵虫:

-章五-

点播一首《猜不透》

成生星芒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薄幸

大年初一的更新哭了!

幽灵虫:



-章四-



风吹过平野上的衰草,草木枯黄,尘沙自裸露的官道上扬起又落。大河滔滔,入山则狭,一片乱石在细窄的河岸边层叠凸出,远远看去就像群狼在夜色之中狂奔。这里是淮水最狭窄的河段,河水并不太深,一个骑着大宛马的武士足可以涉水而过。



“据说数百年前魏烈祖就是在此处渡河,趁着夜色,单人单骑涉过了淮水,在淮阳城下狂呼叫阵。他那时候是晋公门下的参将,守门的将士不敢随意处置,找来了郡守。郡守一出现在城门上就被他一箭射死了。”平旌勒着马缰,面容被遮覆在铜盔之下,“晋公得信后大喜,然而魏烈祖却再没有回到晋公的麾下。淮阳就是魏的...

薄幸

😢

幽灵虫:



-章三-



“夜风寒凉,殿下还是不要坐在风口上。”



连片的宫阙楼殿在夜色中浮凸起山那样的脉络,风吹起宫灯,点点幽火忽闪忽逝,如同草野里压着低嗥的狼的眼睛。



“元氏的祖先也曾是横刀立马,仗三尺剑收服四海的英雄吧?是那种有千万人追随的大英雄,千万人为他而死,才建立起了皇朝,修出了这样的宫殿。站在这里望出去的时候,好像能看到他曾经踏平的山关,用长刀挥退的狼群。”元凌轻声说,“可是我曾经在藏书阁里读到他的起居注,时间长远,很多页章都亡佚了。一篇残章上写着烈祖暮年时不再听政,也不再接见朝臣,他把大权都交给弟弟,自己...

2 3 4 5 6 7

© 这只兔兔是要宠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