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🐰。傻 🐰。宠爱兔兔,人人有责。

风流

好爱小少爷😭

眉妩:

 




小少爷是个很好的人,陈老很护着这个幼子,他学历又高长得又漂亮,又那么善良,是断断没有那些杀气的,是我们这些小弟只能仰望的人。




小少爷叫威廉,从小在h城长大,后来出国留学,陈老实在想念儿子才把人叫回来。




谁不羡慕周生命好,社团里他混的如日中天,连带着小少爷也倾心于他,但凡小少爷出现那必然是在他身后,一口一个周生叫的好亲密。




周生也对小少爷好。




小少爷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体虚,尤是到了天气阴冷潮湿时,他脸色便会格外的不好,水肿的厉害,手也冰凉着,周生会替他暖手,看他们两双手如此紧密的贴着,我好羡慕。




十指交叉,紧扣,这本就是个暧昧的姿势。




似毒蛇缠绕,身体柔且韧,弯曲成弓。




小少爷走过来,他饱满的臀肉随着动作颤抖,两条长腿细且直,分明是杀人利器,取人性命于无声无息间。




万般风月皆下等,可是上等人才能做下等的事。




小少爷的目光炙热,总是望向周生的,他眼里只装得下一个,小少爷的身体应该也只会给周生一个。




一想到这些,我便也发了狂似的,小少爷爱慕周生,我何尝不喜欢小少爷呢,我也想搂着他睡觉,从脚趾开始亲吻他。




他们说小少爷早都同周生睡过,都看见小少爷早上从周生房间出来脚底发飘,早都不是第一次了。




我只看见一次,是周生抱着威廉出来,威廉的头埋在周生胸口里,双手环着他的脖子,像是只撒娇的猫,不时哼唧几声,也是奶声奶气。




尴尬的打了个照面,威廉埋着头不知道我在,小声讲:好痛。




那一刻我恨不能杀了他,他怎么能,他怎么敢,他怎么可以!




威廉说他疼,周生是聋子吗?




或许就在昨晚,就在那间房里,周生脱了威廉的衣物,他用惯用的手段骗了威廉,这个骗子温柔地把威廉哄骗到他的床上,然后如同野兽进食一般粗暴的亲吻那光华的皮肤,他可能连扩张都没有,就直接进入了威廉的处子身。




一定会流血的,威廉是被捧在手心里的人,怎么可以被如此粗暴的对待?一想到那洁白床单上的红,威廉像女人一样为自己的初夜付出了鲜血,他是周生的了,从里到外。




周生用口型示意我保密,我除了照做,还能干什么呢?




他抢走了我的威廉,可我甚至不敢说出那句话,从威廉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爱上了他,爱的死去活来,爱的想在所有人面前隆重地亲吻他的嘴巴,爱的无时无刻不想把他按在身下狠狠操。弄,爱的想让他给我生孩子。




我恨不能把他困在我身边,无时无刻,每时每刻,要他在我眼里,在我心上。




可是一切都易主,他和周生既然已经做到这种地步,我再也没有机会了,就算我想插手,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




无法看着威廉扭动腰肢在我身下狂叫,也无法按着他纤细的腿插到底。




我猜,他应该是混着蜂蜜的甜和薄荷的清冽,有花果盛开的香和酒精灼烧的辣,加之无法触及的高山融雪,配一滴举世无双的泪。




如果谁敢对他不好的话,我一定会杀了那个人。




 



评论
热度(44)
  1. 这只兔兔是要宠的眉妩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爱小少爷😭

© 这只兔兔是要宠的 | Powered by LOFTER